中陕核211大队建队60年60事(上)

文章来源:党委工作部   责任编辑:党委工作部   发布于:2020-03-24 10:19   浏览量:505

1.队伍创建

1955年4月2日,地质部三局铀矿勘查管理机构成立。一年后组建了182队,编制1964人,主要承担华北及新疆以外的西北地区铀矿勘查。1956年5月初,182队11分队完成组编,编制60余人,驻太原市并州路省委招待部,定名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地质部第三局一八二队十一分队”,承担矿点检查任务。至1956年底,职工人数达377人。1956年9月5日,队部迁至中条山区恒曲县胡家峪,组建了三个小队,设立了机关科室,成力出任分队长,后于11月建立了党组织,柳耀州任党总支书记;1957年1月,共青团和工会组织建立,宋佩文任团总支书记,程文桂任工会主席。至此,十一分队完成建队工作。

2.高度机密

建队初,我国核工业高度保密,工作人员严格按中央规定慎重挑选,要求政治坚定,听党指挥,严守机密。职工来队第一课是在太谷操巡班接受保密教育,签订保证书。时至1963年,严格执行保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从业者要进行保密宣誓并在誓词上签字。工作中找矿员和仪器不分离并配警卫员,把仪器和图纸当生命;生活中实行军事化管理,通讯一律使用信箱代码,内容一律不涉及保密事项,对亲人不谈及工作信息,找对象也需组织审查批准,从而增加了职业的神秘感和神圣感以及工作人员的自豪感和使命感。

3.边学边干

十一分队组建之初属中苏合营,主要进行地面、坑道、岩心检查和激电测井、航空测量及伽玛普查。工作区域在山西和山东,同时在河北、内蒙、宁夏开展汽车伽玛测量。至1957年底,十一分队已编制6个普查小队、1个检查小队和1个揭露小队,实现了从矿点检查到综合普查的转变,开始在六省两区大面积普查找矿。1957年中期,十一分队在苏联的技术援助下成立了“红专大学”,下设7个分校,开始自力更生、边干边学。当时的年轻队员上进心强,学习劲头大,不管白天多累,晚上仍坚持挑灯夜读,白天用心实践,逐步掌握了普查找矿、探矿生产和编录测试等技术和铀成矿类型及找矿模式,业务水平快速提高。

4.转战陕西

1957年,十一分队进入小秦岭普查找矿;1958年始,集中在东秦岭地区,队部也由山西安邑迁往西安市东关,完成了第一次战略转移。转陕后,先后在东部地区进行1:2.5万铀矿普查,发现了不少异常点带,同时进行钻、硐探揭露,均发现铀矿化。1958年中期,在商洛招收普工,年底已发展至563人。1959年,苏联专家建议挥师北上,于是在鄂尔多斯盆地的神木、铜川、黄陵等地寻找砂岩型铀矿,进行了大量的矿点揭露和原始资料收集,其中的黄陵店头矿点于1980年提交了一个小型铀矿床。1965年,十一分队转战商丹;1966年,主攻蓝田县牧护关岩体,发现401铀矿。之后又挺进陇宝,从而取得了转陕后东进西挺和南征北战的初步胜利。

5.全民办矿

按照二机部“全民办铀矿“的指令,十一分队于1958年7月设立了“全民办矿科”。1959年5月1日,十一分队改称“陕西省第三地质队”,全民办铀矿的组织协调工作由陕西省科委领导。时任副省长任杨丞民安排十一分队协办,在西安市布置了原子能展室,布设原子能挂图、找矿仪器及在陕发现的铀矿石标本。展出两天时间,吸引省市机关300多人参观。据统计,全民办铀矿期间,十一分队共向省内其它单位赠送标本685套、挂图16幅,宣传册29080本,找矿仪器292部,接受学习培训646人。陕西省共完成普查面积18268.9k米2,发现异常点965个,异常带15条,异常区7片,地方报矿30多处。其中,十一分队共找到金属矿点55个。值得一提的是,西安交大、西北大学等高校也积极参与,解决了不少找铀中的技术问题。

6.土法炼铀

“全民办铀矿”后期转向土法炼铀,当时的西北地区共有5个土法炼铀厂。20世纪60年代末期,陕西省第三地质队选择安康马尿坑、商县斩龙头、黄陵南峪口三处铀矿点办起了土法炼铀厂,冶炼获得的重铀酸氨中间产品全部上交国家,从而在全国尚未建起正规铀矿山和冶炼厂之前,为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研制赢得了时间。20世纪70年代初期,蓝田四○一矿区勘探进入高潮,坑探副产矿石增多。1970年4月1日,一八二队指示十一分队在451坑口建立了冶炼车间,成功生产出“131”产品并上交国家。1973年10月13日,十一分队“瓦缸木桶闹革命”的办矿经验在地质三局系统内宣传和推广,获得了20万元的经济补偿。这标志着十一分队土法炼铀取得巨大成功。

7.开办农场

1960年起,十一分队受到了国内三年自然灾害和苏联专家撤走的双重冲击。为渡过难关,陕西省第三地质队开始大办农业。1961年初,成立打猎队,在黄陵秋林沟建立了农副业基地。同年9月,又在华县三门峡库区开办农场,下设3个生产队和1个拖拉机队。同志们住大通铺,吃瓜菜代,采摘橡子,剥皮磨粉,代替粮食充饥。至1962年6月,华县农场已增至近200人,种地2482亩,还养猪羊,种蔬菜和油料作物,依此艰难度日。按照上级要求,第三地质队当年精减下放职工214名,其中回农村198人,从而使铀矿地质事业出现了第一次低潮。1977—1979年,十一分队又在咸阳开办农场,与之前不同的是,此时已度过难关,只安排了十多人,目的在于改善职工生活。

8.主攻商丹

1963年,经济形势好转,南方地区花岗岩找矿突破的消息,鼓舞陕西第三地质队迅速转入秦岭和陕南地区寻找热液型铀矿床。随着宝鸡和商丹地区部分工人的招募,职工队伍再次扩大,于是集中五个小队奔赴宝鸡、周至、户县、丹凤、宁强等地进行伽玛普查和地质填图,面积达14111平方公里。1963年5月,队部由西安迁至丹凤铁厂,设丹凤县86号信箱。两年后,开始主攻丹凤蟒岭地区,三年共发现10多个好点,进一步在三岔地区揭露到4个小工业矿体,花庙沟揭出4个矿体和5个表外矿体,同时在岩屋沟发现1个工业矿体。1965年,十一分队同时在蓝田县牧护关、山阳县中村、安康马尿坑地区开展工作,为后续花岗岩型铀矿找矿突破奠定了实践基础。

9.重大发现

1966年初,十一分队四小队进军牧护关岩体。4月底,找矿员郝忠海,地质员赵守田在该地区的魏家沟跑线,在距沟口800米处发现伽玛异常,后经取水样分析,发现深部存在铀矿化。5月23日,陈辉队长率十一队技术骨干召开地质现场会,对该异常点进行技术会诊。会后调集四个小队在该点周围4.5平方公里范围内开展普查会战,最终发现东、中、西3条平行矿化带,展布面积达12平方公里。该点是四小队出队后发现的第一个好点,因此定名为401点。1968年,改称四○一地区;同时因该点发现于1966年4月,所以通讯地址为蓝田县664信箱。

10.揭露会战

1966年6月初,工作在丹凤县三岔的一工区转战四○一地区。20日,301钻机开钻,401、403坑道相继开工。7月中旬,技术负责狄永强主持揭露工作现场会,三局副总地质师刘兴忠专程前来技术指导,刘鸿业副局长和一八二队王汉兴书记也做出会战指示。8月,甘肃柳园两台钻机调入;10月上旬,丹凤麻地湾二工区和高山寺第三揭露队迁至四○一组成新二工区;10月中旬,陇县九队第11揭露队两台钻机和1个机械硐探队调入组建了三工区,从而拉开了揭露会战的序幕。至年底,共投入6台钻机,2个机掘队,3个手握硐探队,会战人数达500余人,一时间呈现出陕西铀矿战线千军万马、大干快上的创业热情,也为十一分队竖起了交矿史上第一座丰碑。

11.文革冲击

1967年1月,造反派夺取了十一队党、政、财大权,中层以上干部受到打击,四○一会战处于半停滞状态。9月22日,马场子队部发生砸抢档案事件;11月24日,两派武斗升级,持枪对峙酿成职工死亡事件。许多干部被打倒关牛棚,职工人心慌慌,纷纷离队回家,生产秩序受到破坏,导致1968年停工停产,四○一交矿进度减缓。1969年初,军代表进驻;5月,王九一任革委会主任;9月,成立队长任革委会副主任,实行部队连排建制,形势趋于稳定,四○一矿区勘探生产得以恢复。全年完成钻探6659米,硐探1848米。1970年,十一队成立党的核心小组,张南华任组长,成力任副组长。5月,蓝田华胥乡炸药厂建立,产出铵油炸药10余吨;7月,一八二队“水化学找矿交流会”在十一队召开,二连四排提前5个月零6天完成全年任务。1970年底,“扒渣机”制造成功,十一队迎来第二次勘探高潮。

12.军编改制

1969年,二机部计划对全国铀矿地质队伍实行军编,十一队为团级建制。5月,张南华、孙玉国、侯景超等军代表出任队上领导和部门负责人,两派群众组织对立停止,生产生活秩序恢复正常。军编中取消科室建制,改工区为营,改普查队和揭露队为连,到1971年又编制1至10个普查连,一工区设3个连,二工区设4个连,机修、化工、冶炼车间和车队都各自为连,设连长和指导员岗,连内设排、班,按营、连、排、班建制运作。此时,人事管理松动,不少人开始调出。1972年,军编暂缓,1973年初,撤销连队体制,机关恢复科室建制。

13、二次会战

为进行四○一地区二次会战,1969年5月,调入甘肃七队两个小队;1970年2月,调入青海四队40余名钻工;3月,招收洛南100名退伍军人;4月,接受99名大专院校生;6月,调入甘肃二队40余名钻工;1971年11月,招收渭南95名知青和退伍军人,使职工总数达到1612名,创历史之最。1972年,雇用临时普工144名,从而使四○一会战人数达1800余人,掀起了勘探会战二次高潮。据统计,1970年至1975年间,每年钻硐探工作量都在4万米以上。继1971年提交建队以来第一个铀矿床(101矿床)后, 十一队于1972年又完成了102、103、104矿床勘探。这不仅创造了十一队铀矿勘探史上的伟大战绩,同时创下了人数规模和施工能力的历史之最。

14.综合找矿

蓝田四○一矿集区发现后,“攻深找盲、精取深部”成为找矿的主攻方向,水化、伽玛场分析、铀量测量、物化探等综合找矿方法得以推广应用。1970年8月,三局在四○一召开现场会,总结和推广四○一水化学找矿试验、射气测量、联合剖面测量等综合找矿方法。1975年,氡气找矿新技术引进我国,三局首先在四○一开展径迹测量,1976年得以全面推广,包括后来的性质测量、钋法测量、伽玛能谱测量等,可使盲矿深度延伸到200多米,体现出综合找矿的技术优势。

15.初战告捷

1971年12月底,魏家沟401矿化点共探明3个主矿体和近280个小矿体,查明了101矿床,二机部审批号为[74]二地字130。小南沟矿点于1966年8月开始揭露,1970年转入勘探,1972年6月结束,共发现14个矿体,1972年11月25日提交储量报告,二机部审批号为[74]二地字129。1966年,韩家堡村发现伽玛异常,1974年开始揭露,1976年转入勘探,1977年结束,共探明41个矿体,1980年11月提交报告,1981年10月16日,核工业部西北地勘局审批确认。西带异常于1966年在401外围首次发现,但未发现工业矿体。1976年后,二一一队继续在西带普查,1979年开始揭露, 1984年转入勘探,共圈出5个工业矿体。1990年,提交104矿床并获上级确认。

16.水冶试验

1969年初,十一队采取101矿床的水冶大样外送进行浸出试验。1971年5月18日,又分别采取101矿床和102矿床矿石选矿大样送西北一八二实验室和部十二局北京五所,进行技术加工性能和浸出工艺试验及半工业试验。结果发现矿石水冶性能良好,耗酸量低、易选易冶,浸出率高。勘探期间,十一队也曾利用副产矿石土法炼铀产出了“131”中间产品。七九四矿建成后,曾借鉴十一队的经验进行露天堆浸工艺处理,后来直接在原地溶浸,收到很好效果,成为当时全国效益最好铀矿山之一。

17.外围找矿

○一矿区升为勘探基地后,十一队开始在外围普查和揭露,其中包括牧护关岩体东部的701和702点、蓝田岩体流峪口6-1异常带、上马石湾矿化点、蓝桥801点,辋峪口异常区805、818、821等地段,但未发现工业矿体。此后,又对老牛山岩体、华山岩体、骊山岩体、关山-牛头山岩体、宝鸡岩体、太白岩体等进行普查,在柞水岩体九间房和蔡玉窑地段开展揭露。经过历时6年会战,结果只是零星见矿,并不构成铀矿床。1970年,十一队发现商县麻街地区1104矿点,1973年开始揭露,1980年结束,未取得较大突破;1977年,组织开展澄城、白水、韩城等地普查揭露会战,也无重大发现。

18.屡获殊荣

1978年3月18日,二一一队代表陈应生参加了首次“全国科学大会”,二一一队3项成果荣获“全国科学大会三等奖”。1983年,蓝田县牧护关岩体项目”获国防科委科技成果三等奖,四○一铀矿区、山西省中条山等3个项目获国防科委科技成果四等奖;1993年,《陕西北秦岭中段铀矿项目获核工业总公司优秀成果二等奖”;1999年,陕甘宁盆地都思兔河项目获省国防科工办优秀地质成果三等奖,另获西北地勘局奖项多个。

19.技术创新

○一矿区的勘查极大促进了十一队装备升级与技术创新。1971年,刘有勋与上海原子所合作,成功研制了FD—3002水中测氡仪,该仪器于1975年在全国推广; 1975年,陈应生、隋琦芳成功组装矿物包体测温仪,荣获全国科技大会奖;王风岗与二○三所合作,将GD—1能谱仪改造为双探头四通道能谱仪,在三局系统建立了第一家径迹分析室,同时参与了五通道钋法分析仪的研制;窦玉祥总结的查表方法代替了钻孔资料整理前的复杂运算,节约时间、准确度高。在此基础上,十一队工程技术人员推行仪器使用和应用创新,从CT—11射气仪测定地表水和泉水样发展到坑道取水样和钻孔抽水取样测氡的做法,在三局系统推广应用。

20.设备更新

20世纪60年代中期使用的油压式钻机,1970年改进为卡板式和“爬杆式关门山型”提引器;1972年自制12米高φ89型钢管,改进至液压拧管,实现了塔上无人操作。钻进从起初的铁砂钻进发展到钢粒钻进,从岩心管和钢砂钻头发展到厚壁管粗径钻具,至1977年改进为金刚石钻具。1985年,开始使用千米钻机和绳索取芯工艺;20世纪90年代,配备水文钻、石油钻机和工程钻机。硐探生产也经历了大锤钢钎手工作业、半机械化作业、单项机械化作业、综合机械化作业四个时期,发展至风钻打眼、扒渣机、装岩车出渣、梭式矿车和电机车牵引运输,并于1980年首次实现了“三车一机”作业线,连续四年获局、省国防工办“文明生产”和“全优工程”称号。

21.学习赶超

1964年,毛主席发出了“工业学大庆”号召,1972年,全国工业战线学习“王铁人”,二一一队由此掀起了学习赶超和全面质量整顿活动。1973年,修订、充实、完善管理制度;1975年,制定工业学大庆规划;1977年5月,荣获陕西省二机局“工业学大庆先进单位”;1978年,超额完成地质、生产和科研任务。1979年6月9日,获陕西省革委会“大庆式企业”荣誉称号;1979年8月1日,获第二机械工业部“大庆式企业”荣誉称号。

22.重返山西

1980年,二一一队组织6个普查队和2个工区重返山西,开展不整合脉型铀矿区调普查会战,并各派两个分队分别负责恒山——五台山、吕梁、中条山三个地区,进一步在五台山和中条山地区开展揭露研究,划定平陆的405和650重点揭露地段,选出野庙滩至神仙岭一级铀成矿远景区,得出中条山地区可生成热液型铀矿类型的初步结论。

23.提交铀矿

1982年7月6日,二一一队雷连启在中条山地区发现405点,后解剖为宽度为3米—4米、长约60米的小矿体。1983年,十四分队通过手掘坑道揭露,发现了10米长的表外矿化。1984年,使用钻机和机掘队进行深部揭露,1985年,初步圈出3个工业矿体,平均品位达0.583%。1989年,405地区勘探结束,二一一队提交了平陆县三门乡狮子沟铀矿床。

24.保军转民

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指引下,二一一大队于1981年实行节制勘探政策,暂停钻硐探生产,六七百人下岗待编。为稳定队伍,大队开启了“保军转民、多种经营”的战略转移和二次创业。期间,跨越了“以铀为主”的初始转民阶段,“以民为主”的开拓转民阶段,和“完全转民”的深度转民阶段,产业结构呈现出“一队两业”、“铀金民”并举、“一矿四公司”的局面。随着属地化改革的推进,大队于2000年5月被改制为省属事业单位,从而脱离了中央集权管理的军工系统。

25.多业并举

1980年,大队实施“一队两业”工作方针,开始组织民品生产;1982年,成立民品生产办公室;1984年,改建为生产服务公司,开办了大修厂、机械厂、木器厂、打井队、运输队、采矿队等二级经营实体。 至1986年,民品生产达到一定规模,于是“两业并举”,撤销了生产服务公司,成立民品开发科;1987年,提出了“铀、金、民”三业并举方针,开始找金并迅速取得重大突破,同时钻探施工大规模进入陕北油田市场,开创了地勘经济多业并举、多种经营的新局面。

26、转民先锋

1981年7月,打井队承揽了向阳公司401站生活用水打井工程,成为大队转民初期的先锋。随着市场声誉渐好,水源井项目逐年增加,先后在西安及周边地区施工。1987年,打井队迎来打井施工高峰年,该年度打井800余口,在陕西省打井行业名列前茅,获得陕西省水利厅颁发的钻井甲级资质证书。水源井施工同时带动了机修厂销售配套压水机,成为大队多种经营支柱项目。1987年后,因西安推行保护地下水政策,打井项目转移渭北,最终产业重点又转向陕北油田钻探施工和桩基工程。

27.石油钻探

1987年,二一一大队十三分队进入陕北石油钻井市场。5月16日,第一口油井开钻,年底实现产值30余万元,效益逐年递增,成为大队民品产业大户。1991年,大队在十三分队推行经济责任制,1992年实行承包责任制,十三和十五分队比肩前进,屡创佳绩。其中的21101钻机获中核总公司地质局“先进机台”称号。1993年,十二分队成立,1994年9月26日,完成一口1157米深油井,刷新了大队井深施工记录。1998年初,二一一施工队被纳入局陕北石油钻井公司实行股份制经营,从此结束了大队在陕北石油钻井市场上孤军作战的历史。

28.国家专利

1989年,大队建成稀土合金厂。1992年,张寿民团队研制了钻机打捞器。1994年,被核总公司列为重点开发项目。1995年,稀土合金厂攻克永磁体充磁难题,《钻井井内亲磁性“残留物”永磁打捞器》获国家实用新型专利,专利号ZL92238793·1,专利证书编号:第170323号,产品大量销往全国各地。

29.桩基工程

1986年,二一一工程勘察公司成立;1992年初,二一一桩基队成立并进入蒲石工地。1993年4月,扩建为桩基公司,后改建为核工业西北基础公司西安公司,先后完成6座大桥和1座长话台大楼施工。1994年后,承接了一系列桩基工程。1999年,桩基公司改建为基础建设公司,取得核总公司《地基与基础工程施工》二级资质证书和路桥工程勘察资质证书,同时承担了湖北松滋铁路桥、安庆长江大桥、西安西铜高速立交桥等25个国家重点路桥桩基工程。2004年后,业务出现萎缩;2006年,退出基础工程市场,转向小口径岩芯钻探。

30.民品开发

转民初期,大队开办了蘑菇木耳种植场、沙发厂、电瓶厂、蜂窝煤厂、冰棍厂、宝石厂、玩具厂、服装厂,但均以失败告终。1989年5月,完成稀土合金厂可行性论证,7月开始筹建,11月17日投产并获得核总公司和局专项资金支持。1992年2月,启动联合开办塑料编织袋厂项目,年底试产,但合作方违约回避;与此同时,稀土合金厂因金属钕价格因素于本年6月被迫关闭。1994年7月,塑料编织袋厂办理营业执照,新增设备,1995年实现产值135.8万元,销售120.56万元,成为当时民品支柱项目。1996年,产品滞销,被迫停产,造成亏损,民品开发告一段落。

分享到: